2012年10月17日星期三

那些日子

读小学那一段日子生活是苦的。
我记得每天早晨妈妈望着我们两姐弟上了巴士,
就步行到对面家帮别人打扫和洗厕所,晒衣服,
然后赶回家替阿彬妈妈车衣服。
对,阿彬哥他家就在我们背后的另一头,
每次去他家帮妈妈拿衣服回家车,
阿彬妈都笑容满脸,
不懂为什么,我就是记得她的笑容!
可爱的长辈。

爸爸那时失业,
妈妈成了家里的经济来源,
从早到晚埋首在衣服堆中寻找我们的明天!
我们也没有呆着一旁,
拿着剪刀减线头,
有时太静了我会制造些欢乐,
比如放个臭屁,看着姐姐逃难似的躲到厨房去,
然后轮到我逃难似的躲进厕所避免被打,
妈妈却笑个不停。
那时,爸爸还没回家。
爸爸并没闲着,我懂。。。

夜深了,爸爸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,
吃过饭后在客厅看报纸,
偶尔我会拿着玩具车在他身上行走,
仿佛爸爸就是我的全世界,
累了就直接睡在爸爸怀里,

那些日子,发梦也会笑。

夜深了,爸爸妈妈晚安。

1 条评论: